对已经完结的故事提不起兴趣,对正在进行的故事想掏出心来

你好,这里夜樱儿www

头像@消失升 神仙


【大鸟/婚纱/阿幽/绿今】

以上雷区
请不要动谢谢,动了打死你龟孙儿

是个正太控


【人生梦想:大鸟出本】
↑↑↑↑↑↑↑↑
!重点 !




“决定了的事情就请好好做下去,半途而废的是混蛋啊……”

【爵金】重逢

一个小甜饼

看的开心

成为爵金人民的一天











  天空一片狼藉,云翻涌着飘向南方,透不出一丝的光,抬头一望都只是无尽的云和无尽的雨。

  银爵顿住脚步,白色的眸子往斜后方瞄了一眼,隐隐约约看出个少年的样子,雨下的大,模糊了那少年的身形。

  银爵继续向前走去,没有在意那少年连帽衫下略带恶意的眼神。雨浸湿了银爵的衣物,黑色的虹膜在这种情况下更加骇人,尽管那身后的少年小心翼翼的。

  “……出来吧。”

  银爵往后一偏,侧身躲过了少年的飞踢,眼神毫无波澜,平静似水。少年踩在水潭上稳住身形,脚的猛踏溅起大大小小的水滴,混在雨丝里分不清。

  “嘿诶,蛮厉害的嘛。”

  少年的音色听起来有些许软糯,但是深色的蓝眸却是动了杀气,银爵没有答话,他本来就是这个性子。他顿了顿,恍惚间觉得这个声音似乎在哪儿听过。

  少年泄恨似的塌着水潭,像一个孩子那样幼稚,下一刻拳风接踵而来,速度快得令人发指。银爵好看的眉型微皱叹口气,偏头躲过了那一记直拳,双手钳住少年的右手,想将他举起甩出去。

  少年看清了他的意图,右手一扭扭成一个常人无法接受的形状,少年却未感到丝毫疼痛,仿佛就只是普通的错位,不需要在意。少年借着银爵手上的力,翻跳上银爵侧过头的肩膀,再一个空翻翻了出去,由于惯性,少年被钳住的手很容易就被银爵放开。

  银爵转身,看着正在将自己的手腕扭回原样的少年,微微矮身,谨慎了起来。

  银爵腿上发力,趁着少年放松的时间朝着少年飞奔了去,手呈鹰爪状向少年的首部抓去。

  “你认真了啊,有意思了吗?”

  少年继续笑着,身子一顿,左脚扫出,没有在意连帽衫飞起时露出的金色刘海。

  就在少年以为银爵将会继续下一步的时候 银爵却停了下来,愣愣的看着他。

  “……金?”

  “……银爵?!!!”





  “……离家出走?”

  “对呀,我实在是不想待在那个家里了,不舒服极了。”

  金以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啃着街边店的鸭脖,似乎离家出走不是一件大事,只需要动动脚就可以做到的事情一般。

  “你太冒险了。”

  银爵皱起眉,不同意金的这种想法。他看着金仓鼠一样的吃法,忍不住揉揉金的一头乱发,像他以前做的那样。

  “呜嗯嗯,你这个习惯还是没有改啊,总喜欢摸我头……”

  金挪动身子,想逃出银爵的魔掌,却没有办法,只能不去在意头上的那只手,静静地吃着手中的鸭脖。

  “没想到我这次找的却是你……话说你好久回来的?”

  金把那鸭脖东啃啃西啃啃,突然抬起头满脸怨念地盯着银爵。

  “你当年神不知鬼不觉就跑了,害得我一个人在那里,想起就想打你。”

  “以后应该不会走了。”

  银爵像是没看见金的那副表情,继续揉着金的散发,身旁还时不时冒出一些小花花。

  “应该?”

  “不会走了。”

  “这还差不多。”

  金拿起勺子抄起一勺稀饭,放在嘴边吹吹往银爵那边送去。银爵开口喝下了那口稀饭,便咬着勺子不动。

  金撇撇嘴,把勺子从银爵嘴里拔出来,自己又喝了一口。

  “老味道。”

  “嗯。”

  这时店子也没有什么人,客人就只有他们两位,老灯泡也似乎经不起使用,光一点比一点小。

  金站起来按着桌子,俯身吻上了银爵,两人的影子融在一块。

  轻轻地,用舌去舔剼舐那人的唇,却不是深入,只是浅浅的一个吻,倒不如说连吻都算不上。银爵按着金的头,手指划入发丝,舌探入贝齿的禁区,邀着另一人与之共舞。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影子分开。

  外面的雨仍淅淅沥沥,丝毫不见停止的征兆。

  “过了这么久,你还是不会啊。”

  “闭嘴。”

  “嗯。”




——————————————

评论 ( 14 )
热度 ( 100 )

© 夜樱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