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已经完结的故事提不起兴趣,对正在进行的故事想掏出心来

你好,这里夜樱儿www

头像@消失升 神仙


【大鸟/婚纱/阿幽/绿今】

以上雷区
请不要动谢谢,动了打死你龟孙儿

是个正太控


【人生梦想:大鸟出本】
↑↑↑↑↑↑↑↑
!重点 !




“决定了的事情就请好好做下去,半途而废的是混蛋啊……”

【凹凸世界/嘉金】死亡60秒『0-2s』

大长篇!!!
我竟然拖了这么久真是罪过,还写的这么短,哭死
纯嘉金!!!全篇回忆杀,其他都友情向!!!
给黑羊仙女 @一只四脚兽_黑羊 的生贺文!虽然迟了很久【诶嘿嘿】
主金视角,嘉视角请看这位巨 @木乞鸟「失踪人口」











『0』

  金就呆呆地看着,右手痉挛地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利器,他死死地按住那只正在颤抖的手,面目呆滞,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都不知道却又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对嘉德罗斯动手了。金张开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抬起脚,缓慢地往前走进一步,但嘉德罗斯立即抬起大罗神通棍阻挡住金的步伐,可是他没有多少力气了,金也就只能停在那个不远不近的地方。


  血液从嘉德罗斯发上流下,沾染了灰尘的发丝显得黯淡并不耀眼,可是在金的眼里,那头发丝还是那样的明亮,那样的好看。


  金面前的那个男人,最开始强势地不可一世的男人将要死了,明明是极大的快感,金却只能感觉到悲凉和孤独感。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处理那种怪异的情绪,那种仿佛全世界都崩塌了,心脏不属于自己的悲伤,姐姐和格瑞没有教过。


  【距离嘉德罗斯死亡,还有59秒。】





『1s』

  “搬运人大叔,再快点!再快点啊!!!”


  金摇着搬运人晃动不安的头部,借着空隙瞄了一眼飞船后的那张深渊巨嘴,吓得魂儿都飞了多远,然后更加拼命地摇着搬运人的肩膀,欲哭无泪。

 

“知道了!知道了!别摇我!”


  搬运人大叔,你这样我更加不自信好吗。我金一世英明,结果还没有到比赛赛场呢,就要折在这里了,呜呜。


  眼看着那张嘴离飞船越来越近,金更加崩溃,被吓的边挠头边原地跑圈,在这时候,一支光箭破空飞来,"咻——"地一下就夺走了那种怪的全部仇恨值,金的吸引力一下子降了好多。


  搬运人和金看着危机远去,一同松了口气,怔住后面对面尬笑。


  “大叔!大叔!看前面!”


  好景不长,金又摇起了搬运人的肩膀。由于飞船右翼受损严重,飞船迫不得已只好强制降落,原本可以放下的那块巨石又升到半空。两人都提心吊胆,搬运人都已经抖着个身子,差点来了个老年disco。他是了解凹凸比赛的。万一飞船降落的时候搞不好就掉进了某些个前百名大佬的打架现场。讲真,很危险的,比身后那个怪物还危险。


  “坐好了小子!”


  搬运人心下一横,睁大眼睛朝着赛场中央飞去,希望自己可以有个好下场。但是搬运人今天出门应该是没有看黄历,好死不死,他看到了嘉德罗斯。


  那个预赛榜上第一名的嘉德罗斯。


  "格瑞!是格瑞诶!搬运人大叔,快快快!降落降落!"


  你小子还认识那个格瑞?难道嘉德罗斯正在和格瑞打架?


  吾命休已。


  然后,飞船就冒着浓烟掉了下去,带着金和搬运人的尖叫,很顺利的,金从飞船上飞了出去,掠过久违的发小朝着嘉德罗斯翻滚了好远,撞上两座人型大山。


  “好痛啊!”


  金伸出手将自己的头揉揉,欲哭无泪。又感觉哪里不对,头上极强的压迫力,让他默默地抬起头,虚起眼看着逆光的两人,两人眼底泛的高光让金一阵不舒服。金撑住地奋力一跳,从灰尘地里爬起身来,起身的那一霎那,他撞上了一摊鎏金的熔岩,不自觉地就掉进了那滩美丽的金色里。


  好耀眼。


  金这样想着。



  然而嘉德罗斯看起来却是十分地不爽,他对于天上掉下来的这个渣渣显然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对于那个渣渣打扰了他的打斗,他十分不爽,甚至怒气值飚到了巅峰。


  这是金盯着嘉德罗斯的眸子盯了好久猜出来的。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大罗神通棍甩出捅爆那个一直在对嘉德罗斯发出警告的小机器人,皱着眉头扫兴离去。


  金瞟着嘉德罗斯离去的背影,啧啧几声,感叹着强大的人就是好,转身就看见了搬运人被抬上了担架,立即一张嘴笑着挥挥手。


  “搬运人大叔好好休息,下次再见!”


  “永远不要再见了,拜拜了您!”


  金挠了挠脸,嘿嘿一笑,收回了那只作恶多端的手。


  刚才那个男孩,真好看啊。





『2s』

  要是现在你问金谁的眼睛最好看,金一定会说是嘉德罗斯的。


  没有原因。


  金其实有个怪癖,就是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发呆,看久了便会对眼睛的主人说一句我喜欢你的眼睛,吓得别人立刻捂住自己的眼睛,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久而久之,金也就很少看着别人的眸子了。



  在格瑞出现之前,金最喜欢的眼睛是姐姐的眼睛,每次对视就像与天空对视,轻柔的天蓝色也倒映着金的颜色,带来云朵的味道。


  而在遇见嘉德罗斯之前,金认为最美丽的眼睛是格瑞的眼睛,格瑞的眸子重得像一大片薰衣草,盯地久了,还会发现点点星光。每当格瑞一笑,那片薰衣草田就会被风拂过,不同重色的紫色在格瑞眼睛绽放。金最喜欢那个时刻。


  现在,金可以肯定的说他现在最喜欢的眼睛是嘉德罗斯的眸子了。


  因为嘉德罗斯的眸子总会有一种深沉的神圣感,好比金色的阳光落进他的眸子里,再缓缓地化开,潜着不经常显露的稚气。



  所以在金逃出坍塌的地狱之穴遇见嘉德罗斯的那一瞬间,他望着那双微微诧异的鎏眸的时候,顿了顿,被惊慌失措的紫堂扑出落石区域。


  “金,你没事吧!”


  “咳咳……我没……”


  金痴迷于那双纯净的眸子,抬起头想再次注视的时候,嘉德罗斯手中的大罗神通棍突然挥下,尘土在空中再次飞扬。


  “渣渣。”


  那般耀眼的人高高在上,那双美丽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望着他,视线犹如寒冰。嘉德罗斯抬起手,将大罗神通棍抗在肩上,缓缓地吐出了两个字,随后离去。


  “咳咳……咳……”


  金往右边奋力一翻,躲过了那记挥棒,却被漫天的尘烟呛住,安静的空气中响起他的咳嗽声。


  已离去几丈远的嘉德罗斯一顿,停住步伐,转身。正对上金湛蓝的眸子。



  金爬起来,抹去了嘴角的灰,眼里浓烈的不服气让嘉德罗斯举起了他的大罗神通棍,对着金。


  两人再次对上视线。


  金看着嘉德罗斯挑起嘴角,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矮身笑了起来。







————————————
【离嘉德罗斯死亡还有58秒。】

————————TBC————————

评论 ( 9 )
热度 ( 54 )

© 夜樱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