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已经完结的故事提不起兴趣,对正在进行的故事想掏出心来

你好,这里夜樱儿www

头像@消失升 神仙


【大鸟/婚纱/阿幽/绿今】

以上雷区
请不要动谢谢,动了打死你龟孙儿

是个正太控


【人生梦想:大鸟出本】
↑↑↑↑↑↑↑↑
!重点 !




“决定了的事情就请好好做下去,半途而废的是混蛋啊……”

  "这次要吃点什么?"格瑞头也不抬,坐着摆弄着那一个个小小的青釉杯,那手,骨节分明,被那青釉衬的越发白皙。杯里的茶淡淡泛青,水光粼粼,倒影出了一张青涩的脸庞,灿金的发丝几乎和透过来的稀疏阳光融为一体。

  来人却摆摆手,满脸失落,"我还以为这次会被吓到呢,嘁。"但轻佻的眉还是沾着喜色,身上古朴的灰衣为他沉淀了一丝成熟,腰配的雕花细剑又为他磨出了一抹锋芒。

  格瑞伸出一只手,缓缓将一只青釉杯推向前,紫罗兰色的眼瞳倒是带上了点点笑意,"嗯,被吓到了。"

  金端杯,一饮而尽,口中的苦涩让他眨眨眼,在砸吧砸吧嘴,一脸嫌弃,"每次到你这儿来都只能喝到玉露,苦死了。"
 

  再抬头,那人却小口小口的嘬着,鹤发童颜,眸间沉湎,青衫央央,像似那画中仙,洗尽铅华,举手间尽是风流。

  忍不住心一跳,躲闪般的转移视线,不再去看,只怕自己成了那画下横轴,任凭承载千年。

  格瑞拿起那紫砂壶,壶嘴一倾,茶液便飞下,落入杯中,未溅起一丝水珠。这简简单单的动作都却是让金看的失了神,唠唠叨叨着,"如果我是女子,不顾自己名身,也要嫁与你为妻的……有你这么个妖孽般的竹马,我可真难过。"

  格瑞伸出食指在金脑门上弹了下,语气里全然是放纵和宠溺,"如果这话让秋姐儿听见了,她会第一个手刃我的,再把你打个半死。"

  金一抖,想起了什么最恐怖的事情一样,草草结束了这话题

评论
热度 ( 9 )

© 夜樱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