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已经完结的故事提不起兴趣,对正在进行的故事想掏出心来

你好,这里夜樱儿www

头像@消失升 神仙


【大鸟/婚纱/阿幽/绿今】

以上雷区
请不要动谢谢,动了打死你龟孙儿

是个正太控


【人生梦想:大鸟出本】
↑↑↑↑↑↑↑↑
!重点 !




“决定了的事情就请好好做下去,半途而废的是混蛋啊……”

【安金】无落雨(一)

旧文重发

骑士安x小混混金

一条鱼

打戏练习














  "所以说你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混混把左手插在破烂的灰色牛仔裤里,右手拖着血迹斑斑的一根棍子,嘴里吐着惨白的烟圈,嘴角勾起一个近乎可怕的角度,看着眼前的人动都没动,极其嚣张地扭了扭脖子,左手掏出来向前摆了摆手,从大笑换到满脸嘲讽。

  "兄弟们,上。"

  对面的人却垂头低低哀叹几声,揉了揉自己发痛的指节,把头撇到一边去嘀咕些什么,对着即将近身的人群毫不留意,反而还理了理衣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看到他这样子,首冲的人恨恨地咬着牙,嘴里骂骂咧咧一拳头就扫了过去,带起了一阵拳风,那拳头眼看着就要给那细皮嫩肉的小人击飞出去,那人却微微侧身,十分简单地就将这拳击给避了过去。

  "金,你姐姐欠我们的钱还没还完,你就想离开这儿?别傻了,只要我们不死,我们会追杀你直到天涯海角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那个小混混又尖声笑着,说出了一些又臭又长的话,听着就令人厌恶。

  金没有闲情去听最远处那个小混混近乎尖叫的吼声,他趁着惯性右手一扫,一把掐住那人的脖子,右脚一挡,使劲往下一砸,震得那人精神恍惚,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瞅见金的样子就开骂。

  听着那人的污言秽语,金直接扯着那人的衣领把人抓起来,右手抡圆了给那人好几个耳光,那声音响亮地连巷外街道上的人群都能听见。不知道他哪有这么大的劲来扇那么响,那人的脸上已是通红,又气又痛,被打得嗷嗷直叫。

  解决掉一个。

  一个十分莽壮的大汉朝着金的腿奔来,一个前扑,明显就是为了控制住金的根。根基不稳,还打什么架,一招就被别人打下去了,不哭就是好事。

  "胖子,稳住了!"跟在大汉后面的,一个瘦削的人踩着大汉的背跳起拿着把小刀向金刺去,手段之狠辣,如果有机会还可能一击必杀。

  金只是把之前那人向前一蹬,顿时划出了好几里,之后金突然一跃踩着大汉的头来了一个后空翻,双脚接住瘦子的胸膛狠命一蹬,就很清楚的听见了胸骨的碎裂声,还不少,金再一个过肩摔,把瘦子直接啪叽地上,把人震出血来。

  两个成年人直接趴地上叫痛,一个捂头,一个捂哪儿都不是,让后面接踵而至的几人也是一怔。

  也许到底是他们小瞧了这个人。

  还未等金再跟几人动手,一个人就突然窜出来趁着日落西沉的光芒挡在了两方之间,手握双剑,白色的衬衫上挂着一个武级勋章。

  就算是个傻子此时都知道,面前的这人是一个惹不起的骑士。武级勋章如果要得到说容易也不容易,说难也不难,就只是一个吓唬吓唬人的角色,但对于小混混们来讲,这吓唬就够他们吃一壶了。

  所以老大直接转头就跑,看都不看这边一眼。

  当事人人直接是愣在了当场,看着那个骑士转过头来对他嘘寒问暖,就像受了什么重伤似的。

  然而受重伤的角色还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串。

  "没事吧?"

  那个骑士看金没有怎么受伤,就露出来一副笑容,绿眸泛光,比较一般总是不露像的骑士印象还要好些。

  "你好,我叫安迷修,是一个骑士。"

  最近罗普罗伊斯城越发的混乱起来,小混混滋事案件也越来越多,由不得已皇城德克义芙才派遣了这么多的骑士来到这些周边小城帮助警察管理这些市民。

  罗普罗伊斯是一个周边小城,由于外国居民过多,土著居民又太过于贫乏,导致了这里的土著孩子都是在小混混的童年里度过,每天学着怎样打架,怎样捞去别人的钱包,再交给父母手上。不管怎么说,罗普罗伊斯对于德克义芙来说算是一个挺大的毒瘤,这次在骑士的派遣问题上也就多多增加了武级勋章以上的骑士。

  安迷修就是武级勋章的骑士之一。

  金拿出茶壶就看着安迷修打量自己的房屋,总觉得有些尴尬,以手握拳放在嘴边低声咳了几声,给家里久违的客人掺满了茶水。

  "因为姐姐不在,所以就只能给你喝这些东西了,抱歉。"

  金也给自己掺了一杯,坐在了安迷修的旁边,内心惴惴不安,悄悄地瞄着安迷修的动作。

  "没关系,我和我师傅也是这样的。"

  师傅?

  金一愣,但还是下意识地点点头,抱着茶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安迷修,安迷修看着桌子。

  金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安迷修突然站起来,连忙朝外跑去,急匆匆地像是约了什么人,又在门口站定。

  安迷修转过头来,对着金笑着。

  "对了我看你好像是一个人,要跟我一起去下一个城吗?我可没说我是皇城那边派遣下来的骑士。"

  黄昏的天空布满紫云,金光与蔚蓝交融,在那明与暗的交界线上,就那样出现了第一星星,十分闪亮。

  金也不知怎么地,仿佛是很平常那样,吃个饭那样简单,他立刻就回答了。

  "好啊。"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夜樱儿 | Powered by LOFTER